设为首页    加入收藏

首页 >> 新闻动态 >> 详细信息

韩国为什么对中国迷信风水情有独钟?

作者:admin   浏览次数:858   发布时间:2013/6/7 8:54:27

   汕头风水大师  潮州风水大师  揭阳风水大师

 

韩国为什么对中国迷信风水情有独钟?

韩国为什么对中国“迷信”风水情有独钟?干什么偏要拾起中国的垃圾风水呢?是不是“迷信痴呆”?如果按照中国少数人的思维,肯定是傻瓜无疑。而偏偏相反,在这件事上韩国人聪明的很。

1 韩国对中国“迷信”风水情有独钟表现在三个方面:

1)韩国把风水列为保护遗产,欲风水申遗

韩国经过三年的筹备已经将“中国风水”重新梳理,将以“整体风水地理”的名义列入韩国“民族文化振兴”名单之中加以特别保护,同时准备尽快将其列为韩国国家遗产名录和申报世界遗产。这可能是世界上第一个将“自然遗产”“文化遗产”和“非物质遗产”集于一身的遗产保护项目。

  韩国“整体风水地理”项目是由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院主持,联合数十位不同领域的专家进行的国家级项目。2003年开始启动的韩国“整体风水地理”项目,计划在2008年之前完成收集整理等必需的准备工作。

韩国人也曾对“风水”理论嗤之以鼻,但现在谈到“风水”的时候,他们脸上带有一丝敬意。一位曾在中国留学的中央博物院的韩国学者举例介绍,在“风水”理论中,对树木的选择和种植,河道和周边区域的规划以及防护林的建设,大部分与现在公认的森林培育学、流域管理学和生态林业工程学的核心方法是一致的,而且比许多从西方引进的技术更符合本土的特点。同时,以“风水地理”为基础的村落,在保护生态系统方面有很好的实际效果。同时,韩国学者也多次表示,“风水”里面的确有不健康的东西,但是也不能一概否定,而是要区分出来,好的要保留整理,不好的也要记录下来,让后人能够系统地理解和批判。

“整体风水地理”的实物资料和相关的文献资料表明韩国的“风水”均受到中国传统文化极深的影响,起源于中国,均出现在中国的明朝时期。

面对“风水申遗”的问题,韩国是我们的一面镜子,对此全社会有必要作重新的思考。

2)韩国迁都,风水助阵

200465日,韩国迁都之际,韩国政府国情咨询机构之一的地理风水学会38位专家学者曾前来中国考察首都北京城及故宫风水布局,并在北京召开“首届国际堪舆文化学术研讨会”。 20050731 韩国邀请数百名风水专家为迁都选址出主意

由于汉城“人口爆炸”、交通堵塞、大气污染、住宅拥挤、房地产投机、战略安全问题等积重难返,卢武铉总统上台后开始制定迁都计划。

韩国专家指出,无论是从交通还是从风水地理学角度考虑,燕岐-公州的位置都堪称绝佳。 耗时两年 耗资3.4万亿韩元 根据韩国政府的计划,新首都将于2007年开始建设,该国的85个主要国家机关2012年开始迁入,2030年完工,规模为7590万平方米,可容纳50万人口。

3)潘基文升任联合国秘书长 “仙鹤展翅”风水好运

潘基文当选联合国秘书长以来,已有将近两千名风水师及少数佛教人士涌入潘基文家乡山塘一村,试图探究该村的好运由何而来。

潘基文的堂兄弟潘基宗曾站在覆雪的田野与白色农舍之间,骄傲地举附近一座山岳的形状,来追溯其村庄的命运。他指着山说:“瞧它像不像一只鹤,展开双翅,准备高飞?”他又说:“根据风水,这是把自然力量导入村庄的绝佳地形。所以我们三百年来早就知道这里会有伟人出现。现在他终于来了。”将在200711日接任联合国秘书长的潘基文,于六十二年前出生在这个名叫山塘一村,仅有约一百名居民的小农村。

“仙鹤展翅”在风水中,是以风水形法而命名的,自然有一定的道理。

  撇开风水迷信不谈,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,潘基文的出线是韩国跻身经济强国与民主典范之象征。不过,对许多当地居民而言,潘基文的成功倒代表着对韩国传统价值的一种肯定。

  潘基文的母校忠州高中校长韩相琏说:“我们生活在一个全球化时代,但我们仍是韩国人。潘基文的例子显示,我们的传统价值应该为后代保存下来。”

结论:我们从这里可以看出风水的“精髓”在那里,还是多学点东西吧,搞明白再说东道西,对中国的传统文化应吸收与创新,而不是简单的否定。

2 为什么说韩国人风水申遗很聪明?

1)从文化制高点上制约中国,达到了“不战而屈人之兵”, 因为中国真正的历史久远和具有生命力的就是“易经、中医、风水”文化,而韩国就占了三分之二,即韩国要“中医申遗”和“风水申遗”。韩国要让全世界知道其文化的悠久不但是现而且历史也同样优秀、久远。

2)韩国人会很自豪的说中国有什么可以再吹嘘的,“中国号称历史悠久,还有什么?”还是来韩国学习“中医和风水”吧。说不定韩国人马上就要“易经申遗”了,因为韩国的国旗就是易经八卦的标志之一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张栋杰